2021 中國比特幣礦工正在主動“邊緣化”?

區塊鏈情報速遞pro/2021-01-08/ 分類:礦業/閱讀:
廣告
過去十年,在加密貨幣礦業,誕生了太多的傳奇人物。比如,南瓜張,也就是中國礦業第一股嘉楠科技的創始人張楠賡,他以一己之力打造了世界上第一臺比特幣FPGA礦機和第一 ...

過去十年,在加密貨幣礦業,誕生了太多的傳奇人物。

比如,南瓜張,也就是中國礦業第一股嘉楠科技的創始人張楠賡,他以一己之力打造了世界上第一臺比特幣FPGA礦機和第一臺Asic礦機。

比如,吳忌寒和楊作興,前者不僅第一個翻譯了比特幣白皮書,還創立了巨無霸級別的礦機企業比特大陸。后者則以后來者的姿態建立了足以競爭第一的神馬礦機。

比如,神魚、潘志彪和許昕,前面兩人創立了今天全球第一、第二的比特幣礦池魚池和幣印礦池,后者則創造了以太坊第一大礦池星火礦池。

在四川、新疆和內蒙,一群“無名”的礦場主則控制著全球超過一半的比特幣礦場。

活躍在加密貨幣圈的很多大佬也都來自礦業,江卓爾、朱砝、楊海坡、莊重……

2020年之前,這些開拓者打造了比特幣在中國的璀璨歷史。讓我想到了茨威格的著作《人類在群星閃耀時》。從礦機迭代到比特幣分叉,從比特幣網絡更新到比特幣產量減半,中國礦工一直站在全球加密貨幣主舞臺的C位。

但,2020年是一個分水嶺,中國礦業的這些巔峰人物,似乎正一個個退出加密貨幣的話語舞臺。期貨巨鱷、投資大佬、DeFi大神等一系列新人物成為加密貨幣世界的風向標,引領著全球的話語權。

這是不是說,礦業越來越不重要了?被邊緣化?我更愿意解讀為,加密貨幣的時代變了,加密貨幣進入了新的時代,礦業也進入了新的發展階段。

這是一個礦業記者的2020年觀察,很個人化,不知你是否認同?

時代轉折,比特幣礦工“退居幕后”

這兩天在做2021年礦業報道規劃,突然覺得2021年礦圈可能極其無聊。

沒有了減半,沒有了分叉,沒有了比特幣底層網絡的頻繁更新,比特幣礦工們,還有什么機會站上歷史舞臺的前臺?好像2021年唯一的規定動作就是豐水期和枯水期的轉換,可這就跟臺風的報道一樣,年年一個樣。

突然有種礦業即將被邊緣化,至少正在遠離話語中心的感覺,為什么呢?我想到了2個原因。

1、比特幣越來越穩定,礦業成為價值網絡的守護者。

接下來四年,可以預見,比特幣沒有了減半,也不太可能出現分叉,比特幣基礎網絡將越發穩定。

閃電網絡?雖然一直在開發,但整個2020年閃電網絡幾乎沒有聲音,可以說,有了以太坊的Layer 2,閃電網絡的價值已經今非昔比,看空者直接可以來一句:沒有意義了。

唯一的大升級或許就是Taproot,它改善比特幣網絡的隱私性、可擴展性、靈活性和網絡速度。而且會帶來一次軟分叉,但這真的沒有多少人會關注。

這可以對比下以太坊,一方面,2021年以太坊將逐步從POW切換至POS,底層代碼持續更新,而社區又不斷分裂,硬分叉都在所難免。另一方面,DeFi突飛猛進,流動性挖礦愈演愈烈。可以說,以太坊將毫無懸念的引領整個2021年。

2021年,或許比特幣將成為金融機構可配置的資產,那里有無數動聽的故事,可那不是礦工的舞臺。

礦工是比特幣網絡的維護者,而沒有了懸念和故事的底層網絡新動態,基本也就沒有了礦業從業者表演的舞臺。

2、擁抱新基建,比特幣礦業轉型,它會“去幣圈化”嗎?

2020年7月,我去了一次四川成都,見到了全四川最大的一座水電礦場,投資總額達到了1.8億人民幣,建設用地52.8畝,計劃機房15棟,預計可實現30萬千瓦負荷。

人站在機房下,那種震撼無法用語言形容,以最大的一棟機房為例,它大概有5-6層樓高,長度在百米以上,整個墻面都是一個個圓型風扇,嗡嗡的響聲震耳欲聾。

同行的一個搞房地產的小姑娘說:“我就是來看看,比特幣背后到底是什么,今天我見到了,我選擇相信。”

我也相信,如果你親眼見過礦場,看過那時刻不停閃著微微綠光的礦機,你就會相信,在虛擬的加密世界背后是一個巨大的可觀可感的產業。有人負責制造最新最強的礦機,有人負責建設巨大的礦場,有人負責運營它,機器壞了有人會維修它。

2020年以來,水電消納園政策正在雅安、甘孜、樂山等地逐步落地,這意味著政策的逐步放寬,這或許是礦業最好的消息。

如果你對2020年的礦業活動有印象,那么你就會發現,礦業的人喜歡講新基建。

印比特聯合創始人朱砝就說了,目前的礦業存在不合規的那一面,但并非所有環節都不合規,而新基建給礦業帶來的最大影響是在合規的前提下,將新基建的資金引入到礦業。走向合規是礦業發展的大趨勢,從用電、礦場建設,到消防、環保、土地、納稅的所有環節都將合規。

今天,有不少比特幣礦場在謀求融資,甚至有礦場正在謀求上市。這在以前是完全不可想象的事情。因此,與其把它想象成比特幣工廠,不如把它想象成區塊鏈世界一個個算力中心。這是一個廣闊的藍海市場。

雖然,礦業從業者無法抹去比特幣的標簽,但礦業這個行業確實越來越像傳統產業了。去幣圈化,安安穩穩的挖礦、賺錢,悶聲發大財,這可能是礦業從業者的普遍心態。他們需要在公眾面前發聲嗎?不需要。這是我2020年最大的感受。

2021年,2件礦業里值得期待的事情

1、礦業大佬是否重出江湖?

2020年,礦業最大的焦點就是比特大陸的創始人紛爭。吳忌寒因此淡出舞臺,很多人在公眾視野里最后一次見到他是2020年4月份,那是在比特小鹿主辦的421豐水節上,吳忌寒當時說,希望市場再給比特大陸一個機會。

年底,紛爭終于告一段落,有傳聞稱,比特大陸開啟大分拆,比特大陸回到詹克團手中,吳忌寒則帶著BTC.com、比特小鹿、海外礦場業務等離開。

另一邊,神馬礦機楊作興陷入官司之爭后COO陳建兵站上臺前。遙想2019年在成都的算力峰會上見到楊作興,他金句跌出,頻頻引來臺下礦工的熱烈掌聲。2020年的神馬礦機也是光環不在,但隨著海外市場的逐步開拓,2020年的出貨量已經和比特大陸不相上下。

再看嘉楠科技,上市之后公司也發生了“奪公章”的鬧劇,張楠賡繼續低調行事,而擅長處理媒介業務的孔劍平離開創業。

2021年來臨,比特幣礦機一機難求,期貨礦機都已經賣到了年中。我們或許可以期待的是,隨著各自公司的風波平息,意見領袖們或許又將重出江湖,到時候,不知道他們能否發出來自礦業的聲音。

2、海外勢力崛起,中國礦業如何守好江山?

2020年9月,哈薩克斯坦頭部礦場Enegix的工作人員通過推特找到巴比特,說,能不能向中國礦工介紹下哈薩克斯坦的礦業情況。

于是,通過一篇專訪,我們揭開了這個中亞國家的礦業神秘面紗。很少有人知道,哈薩克斯坦的比特幣哈希率占全球的6.17%,這讓它位列全球第四,僅次于中國、美國和俄羅斯。具體而言,從2019年9月至2020年4月的7個月里,哈薩克斯坦的比特幣算力增長幅度為334%,領先全球。

2020年,一個非常大的感觸是中國礦工的出海以及海外企業入局挖礦。比如成都的一次算力大會上,神馬礦機的Sully Yu就告訴我,神馬的海外訂單快速上升,包括北美和歐洲,占比約40%。

最近,這類新聞就更多了,包括納斯達克上市公司第九城市、Marathon、Core Scientific ……聽過或者沒聽過的企業,都在布局礦場,購買礦機。

此前,礦機的買家是中小礦工,大家都想快速回本,熱衷于計算回本周期。今天,礦機回本周期已大大拉長,大資本入局,資本看年化收益,等于說計算的基礎變了。資本看重長周期挖礦,而未來是規模化、集約化、精細化的挖礦世界,快速回本的期望是不切實際的。

從加密金融到加密礦業,美國都開始沖鋒在前。今天的中國還是比特幣礦業的絕對霸主,2021年這個趨勢會不會改變?會發生什么有趣的事情,值得期待。

閱讀:

熱門文章

HOT NEWS
  • 周榜
  • 月榜
長按圖片轉發給朋友
世鏈財經_區塊鏈_比特幣BTC_IPFS礦機挖礦_交易所平臺
  • 商務合作微信:juu3644
  • 世鏈粉絲群微信:qia3867
  • 新聞爆料微信:zefmk896
  • 微信二維碼
    Copyright 2018-2021       版權所有       粵ICP備20059285號
    二維碼
    意見反饋 二維碼
    国产成 人 综合 亚洲,色就色 综合偷拍区,色天天综合网视频网站,亚洲欧美国产综合aV,伊人久久啪啪,日夲无码电影,怡红院成人在线观看